0

  上半年业绩下滑主要源于黄羽鸡深度亏损

温氏股份公告上半年净利润16-19个亿,众人哗然,股票狂泻。同为养猪龙头,牧原上半年出栏295万头净利润11.9-12.1亿,而温氏上半年出栏900万头,三倍于牧原的出栏量却创造了不到其两倍的利润温氏到底肿么了?大家可能忘了,温氏不仅仅养了近2000万头猪,还有8亿羽黄羽鸡。

收入体量而言,2016年养猪和养鸡分别贡献收入362和178亿元,占比分别为61%和30%,毛利率分别为38%和11%。2016年一飞冲天的猪价温氏带来118亿元的净利润,把企业推向风口浪尖却也埋下隐患。正所谓“家财万贯,带毛的不算”,始于16年底快速席卷全国沸沸扬扬的H7N9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导致南方绝大部分活禽交易市场被迫关停,堵塞了黄羽鸡最主要的销售渠道

更重要的是,消费需求急剧萎缩,市民对疫情的担忧,叠加媒体和舆论的负面宣传更加剧了消费者的恐慌。鸡价一落千丈,黄羽鸡养殖户和企业陷入深度亏损

据我们测算,仅今年上半年,温氏出栏的3亿多羽黄羽鸡共造成亏损约20亿元。而始于2012年底延续到2013年4月的H5N7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仅造成亏损10亿元。为何这次的疫情亏损幅度会如此之大?原因有二:其一是13年的疫情是由禽传染到人,政府对养鸡场进行强制扑杀导致产能快速出清,价格从13年4月开始快速反弹。

而本轮疫情是始于野禽,主要是人发病而鸡没事,所以政府并未对进行强制扑杀,导致产能去化速度较慢。然而消费端却受到重大冲击,所以价格持续低迷。其二,由于14-16年黄羽鸡价格较好,养殖户普遍盈利并扩张产能,导致产能相对过剩。

  穿越周期:企业规模增长产业链延伸

从百亿利润的神坛走下,温氏股份迎来史上最大的滑铁卢,对企业而言是沉痛的打击,更是一种警醒并有其深远的意义。观察温氏的营收构成,养殖占比高达97%,当规模增速放缓时,业绩跟随畜禽产品价格巨幅波动将不可避免,这是所有规模增速放缓农业企业的通病,或者说是整个行业的宿命——强周期性。

对于农牧企业而言,唯有两种途径可以穿越周期,其一是依靠规模的快速扩张弥补价格波动对业绩的影响,实现以量补价,比如现在的牧原;另一种是通过产业链的延伸,更贴近消费者,增加产品附加值,平抑上游价格波动对业绩的影响,比如未来的新希望

对于温氏而言,近2000万头生猪出栏和8亿羽黄羽鸡的体量决定了规模的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,唯有向下游延伸产业链方为穿越周期的不二法宝。我们看到企业在积极的尝试,“温氏生鲜”在深圳开的红红火火,然而如此大体量的巨头延伸产业链谈何容易,H7N9这位不速之客没给企业留下任何喘息的时间

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,在灾难面前企业转型更加迫在眉睫。温氏现在所面临的危机也许比猪价低迷期更为艰难,猪价低迷时企业只要熬一熬就过去了,因为猪价还会再起来,而企业规模还在增长

然而黄羽鸡的批发价格这一下去也许就起不来了,部分大中城市活禽交易市场也许永久性关闭,这部分消失的消费永远都回不来了。未来温氏的8亿只鸡将何去何从?从卖活鸡到屠宰后卖冰鲜鸡意味着渠道的颠覆和企业基因的重塑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消费升级主旋律:农牧企业品牌之路

事实上,卖活鸡和生猪不需要销售,只要养出来就能卖得掉,尤其是在过去的物质短缺年代。温氏的成功源于肉类短缺时代的高效率,得以实现肉类产品的低成本供应,顺应了时代的需求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尤其是解决了粮食的短缺问题之后,肉类短缺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中国大众强劲的消费升级需求将是未来十年农牧食品企业最大机遇。在疫情面前,会不会销售决定了养殖企业是盈利还是亏损;而在不远的将来,会不会销售将决定企业的生死存亡。

因为当全社会的养殖成本趋同时,集中度的提升将会停滞,而总规模增长将等于人口增长,这意味着企业养殖端的成长性将无限接近于零。唯有依靠产品研发和品质提升,进而实现品牌溢价才具有无限的成长空间。

周黑鸭三只松鼠的成功绝非偶然也不会是唯一,在鸭和坚果这两个品类上,我们欣喜的看到众多民族品牌的崛起。我相信,未来在猪、鸡、鱼等各大品类上都会有相应的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浮出水面。

对于农牧企业而言,当单纯依靠规模增长不足以支撑其成长时,这无疑是最坏的时代;但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,我们迎来了史上最强劲的消费升级浪潮,对于致力于追求品质和打造品牌企业而言,这将是最好的时代

如若转载文章“请注明作者来源”我们尊重行业规则。
如果你也在创业,并希望自己的创业项目被报道,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!

你喜欢下面的文章吗!Do you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s?